北晚新視覺 > 深讀 > 觀點

“溫暖自己,照亮別人”協調醫患關系化解矛盾,醫者救身更救心

2019-12-30 13:40 編輯:TF017 來源:北京晚報

把自己活成一道光,溫暖自己照亮別人。

這是北京市和平里醫院退休醫務人員、和醫杏林志愿服務隊志愿者宋杰最喜歡的一句話。和醫杏林志愿服務隊是東城區赫赫有名的一支志愿者服務隊。在這支隊伍中,活躍著一批退休的醫務工作者。退休后,他們在醫院提供醫療相關的志愿服務,他們兼顧自己的特長與愛好在院外擔任志愿者,“溫暖自己,照亮別人。”

宋杰

幫助他人的感覺真好

今年62歲的宋杰,退休前在和平里醫院皮膚科工作多年。2013年底,宋杰正式退休,離開了摯愛的醫療崗位。脫下白大褂時,滿是不舍。“穿了一輩子的白大褂,脫下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些失落。”

退休后,宋杰在史家胡同博物館當志愿者。

 

宋杰有技術專長,退休后她經朋友介紹到一家醫療保健機構工作,還在一家衛生教育學院擔任兼職教師。兩份工作收入不少,但也十分忙碌。宋杰開始猶豫:退休了依然早起晚歸,經濟上是有收獲,但身體上更是感覺疲憊。

就在她繼續猶豫時,正趕上她居住的社區招募史家胡同博物館老年志愿講解員,社區向博物館推薦了宋杰。宋杰經過準備參加了一次試講,接待了一次國外參觀者。這兩次講解之后,宋杰正式成為史家胡同博物館的胡同文化志愿者講解員。

“這兩次講解讓我有了一種全新的感受,輕松愉悅,這是一種不為錢的輕松、無壓力的輕松。”于是她就辭去了退休后的所有工作,專門做志愿服務工作,定期去博物館講解。幾年來,她和博物館老年志愿講解隊的志愿者們接待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觀者。

胡同文化志愿者工作讓宋杰感受到輕松愉悅,但她還是舍不得一身“白大褂”,總想回到醫院去看看。于是,她參加了醫院老黨員志愿先鋒隊的志愿者活動,“原來是用自己的醫療技術為患者服務。現在,我就和服務隊的老同志們一起參加義診、一同深入病房,在門診的患者中做醫護人員工作滿意度調查。”

“前段時間,有患者反映門診樓的衛生間條件差。”和平里醫院的門診樓頗有歷史,建設時人們的隱私保護意識還不強,衛生間內隱私保護設備基本沒有;還有患者反映衛生間“氣味太大”。宋杰和醫院的志愿者們,把患者的意見一條條搜集起來,再返回到現場進行調查。“患者不滿意的地方,確實是醫院需要改進的地方。”于是宋杰和服務隊的其他志愿者一起把改造衛生間的建議提交給醫院的相關部門。很快,醫院的衛生間改造工程啟動。改造結束之后,宋杰還到嶄新的衛生間實地檢驗,“我們的建議能夠落實,病人滿意,志愿者們也開心。”

臨近春節這段時間,宋杰又開始了一項志愿服務:寫春聯送福字。這項志愿服務宋杰已經堅持多年。

“我是北京市書法文化志愿服務隊的成員。”宋杰說,她在工作時喜歡書法,但一直沒時間學習,退休后靜下心來學習書法,還曾跟隨書法志愿服務隊下部隊、進社區。

“志愿者工作,提升了我生活的內涵。”不過,當志愿者難免也會讓家人不理解, “一天到晚的瞎忙啥!”孩子們擔心她,更關心她:“您身體也不太好,好好在家休息。”

但宋杰樂在其中。“志愿服務,看似占用了自己的休息時間,但豐富了自己的退休生活,幫助他人感覺真好。”

李征

穿上藍馬甲,患者愛和我們說真話

“春天說,夏天老了,

夏天說,秋天老了,

秋天說,冬天才老了呢!

冬天老了嗎?冬天淡淡地一笑。”

62歲的李征,站在東直門附近一家養老院的活動室中央,深情朗誦起《老有老的驕傲》這首詩。圍坐在她旁邊的老人認真地聽著,有的人臉上掛著淡淡的憂傷。

“我們真的是冬天了嗎?”李征的詩朗誦隨著伴奏音樂推進著:

“資深的冬天相信:老有老的驕傲!沒有了學業的壓力,沒有了謀生的辛勞,沒有了功名利祿的誘惑,人生啊,是如此從容、真實、美好!”

朗誦詩歌的李征曾經是和平里醫院的一名行政人員。“我從小就喜歡文學藝術。”退休后,她成為所在轄區活動中心朗誦組的組長。“我學生時代就跟著人藝著名表演藝術家周正學習。”童子功在老年時代發揮出作用。“朗誦只是小眾藝術,但又是一種能反映時代大主題、引發社會共鳴、催人奮進的大眾藝術。”這門藝術就應該用到最適合的地方去。李征和她的隊友們走進養老院,用朗誦幫助更多的老年人樂觀生活。

李征擔任文明監督志愿者,與患者交流。

同時,在醫院里,李征也是和醫杏林老黨員先鋒隊的文明監督隊隊員。只要有時間,李征就會穿上志愿者的“藍馬甲”,戴上胸牌,走進病房,“請住院的患者給醫院提提意見。”在醫院里工作了幾十年,李征最知道應該去哪里尋找“問題”。“有段時間,醫院想征集一下住院患者對食堂的意見和建議,我就選擇了內分泌科、腎病科等科室的病房。”因為這些科室的患者在飲食上有所限制,比如糖尿病患者需要控制總熱量,腎病患者需要低鈉低鹽飲食……到這里征求患者意見的同時,也是一次健康科普的過程。

醫院退休的老同志回到病房來當文明監督志愿者,最大的好處就是患者可以敞開心扉說話。“如果是在職的醫生護士來調查,患者會有所顧慮;我們退休了,患者見到我們就能敞開來講,說得更實在一些。”

患者愿意說,醫院也愿意聽。這些志愿者征求來的意見,受到醫院的重視,“每一條意見都會反饋。”遇上有些患者不滿意,李征還主動自覺地協調醫患關系,化解醫患矛盾。“今年北京市進行醫耗聯動綜合改革,我們志愿者都早早學習了醫改文件,做調查的時候也是宣教醫改政策的好時機。”

饒余波

老院長重回義診一線

和醫杏林志愿服務隊中,還有一位64歲的專家,次次義診都不落。他就是和平里醫院的老院長饒余波。和平里醫院組織義診,饒余波的桌旁總是圍著一圈前來咨詢的“老朋友”。

大家不知道的是,饒余波不僅是一名志愿者,還是志愿者隊伍的倡導者。“上世紀90年代算是和平里醫院志愿服務隊的啟蒙階段,初現雛形。”饒余波說,當時為了滿足居民就近看病的需求,和平里醫院在和平里街道組建了7個社區衛生服務站,為每位前來就診的居民建立健康檔案、簽約家庭醫生。社區衛生服務站人手不多,醫院就為這7家社區衛生服務站提供醫護、設備資源,組織志愿者到社區開展醫療、幫扶等活動。

饒余波參加和醫杏林老黨員先鋒隊組織的義診。

“我當年就是志愿者。”過了20年,饒余波退休了。退休之后,這名曾經的院長成了志愿服務隊中的普通一員,他和醫院的老專家們到鄉村、到社區,為當地居民提供健康咨詢、問診看病等醫療服務,“我積累了幾十年的經驗,不能浪費。”

在醫院志愿者的心目中,饒余波堪稱是最勵志的志愿者之一。10年前,已經擔任院領導的饒余波,正帶領和平里醫院經歷一段“歷史跨越”,這家曾經的二級醫院準備掛牌“三甲”。要想帶領隊伍跨越,先要從自己做起。當時已經56歲的饒余波報名參加了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管理研究生班,讀研深造。“我當時是班里年紀最大的學員,頭發比年輕人少,皺紋比年輕人多。”

饒余波白天忙著工作,下了班背著包去上課,周六日也不閑著……整整兩年時間,在醫院和課堂之間來回奔波,“雖然疲憊,但很充實。”2015年,饒余波從工作崗位上退了下來。回歸家庭生活的饒余波,想著每天要多照顧年事已高的老母親,志愿者工作也一點沒耽擱。和醫杏林老黨員先鋒隊經常組織義診,他都會參加,“用我掌握的專業知識和醫療技術為更多患者解除病痛是我的心愿,盡我的所能為病人服務是我終生追求的目標。”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賈曉宏

流程編輯:TF017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竞彩网足球